深圳在职学习中心  >  培训课程  > 2017年自考圆我大学梦

2017年自考圆我大学梦

厚学价: ¥750.00
以父母之心育人,帮助学生成才
分享到:
  • 开班日期:电话咨询
  • 上课班制: 电话咨询
  • 上课地点:深圳在职学习中心(国际人才大厦站下)
  • 学校名称: 深圳在职学习中心
  • 咨询热线: 0755-33550137、83233010、83272080

课程详情

2017年自考圆我大学梦

自考是所有成人学历中最难的教育模式,所以很多考生都对自考望而却步,但高考落榜生或者刚毕业的学子却对自考喜爱有加,那么自考是否也 可以圆我们的大学梦呢,今天深圳在职学习中心就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

每一次教育改革,都让我“欲火中烧”,欲罢不能。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高等教育成人自学考试制度开始在全国推广施行,又一次点亮了我的“大学梦”。

20世纪80年代末期,一个偶然的机会,经一位老朋友和老领导的举荐,新飞电器的创始人刘炳银把我从本市另外一家企业“挖”到了新飞。从那之后,我跟着新飞两代领导人为新飞整整写了20年,直至年届花甲退休。

从读小学开始,我心中便始终揣着一个“大学梦”。因为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兄弟3人又自幼丧父,靠母亲熬寡种地养活我们的确很不容易。为此,长兄农中未毕业就参加了工作,二哥初中未毕业就参了军,全家都指望我能够成为“文化人”了。然而,命运由不得个人选择。由于众所周知的特殊历史原因,我们这一代人的“大学梦”彻底断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也让我的学生生活止于了“老三届”……

10年军旅生活结束之后,我又重新回到了生我养我的牧野大地,虽然当时我的工资待遇比起同龄人来并不算低,从事的又是“文化人”的工作,每天口不离马列手不离笔,可我知道自己囊中没有几颗米,心中还是觉得底气不足。

20世纪70年代末期,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创办了广播电视大学。每一次教育改革,都让我“欲火中烧”,欲罢不能。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高等教育成人自学考试制度开始在全国推广施行,又一次点亮了我的“大学梦”。1985年秋季,河南大学开始设置首届成人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我与同厂工友46人一起参加了这个专业哲学、党史两门课程的考试,结果只有两人被金榜题名,我能忝列其中,不仅让我感到万分荣幸,而且更加增强了我参加成人自学考试的兴趣和信心。

如果说哲学、党史两门课程能让我顺利过关,凭借的是我在部队政治机关当过宣传干事和理论教员的功底,那么汉语言文学专业接下来现代汉语、古代汉语、中国文学、外国文学、政治经济学以及逻辑学等科目的自学考试可就要全靠真功夫了。

实话说,我这个1965年的“老三届”毕业生,正式接受高中的授课时间实际上只有一年。所以基础文化根底还是非常薄弱的;加上当时已过而立之年,既不能耽误正常工作,又不能影响已结婚生子的家庭生活,还得利用星期天、节假日以及晚饭后的多数业余时间去坚持听辅导老师讲课,要想把已经荒废了10多年的学业重新再拾起来,可见有多么艰难。然而,是梦想给了我追求的信心和力量,让我重新鼓起了理想的风帆,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在人生的道路上登攀。

我曾经写过一首诗歌,题目叫作《晚餐后,我去上夜大》,体现的就是当年那段参加自学考试的真实生活:“每天,晚餐后∕我去上夜大∕凤凰驮着我∕赶很远很远的路∕再攀一百一十级台阶∕登上神奇的知识殿堂∕聆听李白杜甫的诗∕和普希金迷人的童话∥这里没有悠扬的电子琴∕和铿锵的吉他∕也没有疯狂的迪斯科∕和婀娜的伦巴∕甚至色彩单调∕图案也极少变化∕这里是金子般的世界啊∕金子般的心上盛开着迎春花∥鬓发斑白的园丁∕在春天的原野上播种金子∕我渴望有一天∕自己能变成古埃及的工匠∕用智慧的太阳∕烧铸金砖金瓦∕造一个20世纪80年代的∕我们中国人自己的金字塔……”

当年,我听自学考试辅导老师的讲课,教室就设在市工人文化宫西边临路那座办公大楼的最顶层,具体几楼似乎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必须登上110个台阶才能走到教室,这一点绝对错不了,因为那段楼梯我不知道数过多少遍。

遥想当年,多少个不眠之夜都让我在自学中度过。依稀记得,当时我还住在地方为“军转干”安置的一间半平房里,夏季靠一台电风扇消汗,冬季靠蜂窝炉取暖。每当儿子起床背起书包准备去上学的时候,看到外间满地烟头,闻到浓烈的烟味,就会惊讶地冲我说一声:“爸,又是一夜没睡?”

遥想当年,自学考试既给我带来过无尽的苦闷和烦恼,又为我带来过许多惊喜和欢乐。依稀记得,当年考外国文学,其中试卷上有一道考题,好像就是“简述《威尼斯商人》的故事梗概”。由于考题偏出了当年的《自学考试大纲》,加上我平时的阅读量又非常有限,根本就没有读过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的原著,于是我就凭着中学时代道听途说的一点记忆,挖空心思,在试卷上胡抡八扯了一通应付了事。特别是还因为那道题的分值较高,所以自我感觉外国文学考砸了。回到家里闷闷不乐,一头倒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又小孩子般地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拉着夫人用一根小木棍在地面上一道题一道题计算分数……夫人嗔怪说:“看你那成色器。”意思是说,男子汉大丈夫,连这点雅量都没有?孰料,等到考试结果公布之后,我的外国文学出乎我的所料,竟然考了68分!

就这样,凭着我执着不懈的追求,逐门参加自学考试,于1987年8月顺利拿到了由河南大学和河南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联合颁发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证书”,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

如今看来,这些好像都是笑话。不过,放在当年,中间如果有一门考科出现了卡壳过不了关,也许就会让我苦苦追求的“大学梦”半途而废,毁于一旦。这是因为,无论从哪方面讲,我们这代人什么都“赔”不起了。所以,“人生没有假如,只有残酷的现实让人面对”,至今反倒成了我坚信不移的人生格言。人生只有勇于面对现实,挑战自我,才能改变现状,创造奇迹。

有人曾经为一辈子的成就感、幸福感界定并给出3个条件,即跟一个好领导、找一个好伴侣、有一帮好朋友。还有人说,跟领导就好比找对象,跟对了,幸福一辈子;跟错了,苦恼一辈子。这话别人信不信不得而知,反正我信。

也许人生都是一种缘分。20世纪80年代末期,一个偶然的机会,经一位老朋友和老领导的举荐,新飞电器的创始人刘炳银把我从本市另外一家企业“挖”到了新飞。此前,为了对刘炳银的美意表示感谢和报答,我就刻意为他和他所领导的新飞准备了一份特殊的“见面礼”。不过,这份非同寻常的“见面礼”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我对新飞经过认真采访所精心撰写的一篇长篇报告文学作品——《奋飞》。这篇未花一分钱的长篇报告文学就发表在《河南日报》1989年3月22日第三版“文学作品”专栏上,几乎占了整整一个版面。从那之后,我跟着新飞两代领导人为新飞整整写了20年,直至年届花甲退休。

20年间,我在新飞历任政治处副处长、党委宣传部部长、宣传广告部部长、党委工作部部长,虽然也经历过挫折和磨难,但我不离不弃,始终用心在为新飞的思想政治工作、企业文化工作、广告传播工作作着默默的奉献,千方百计助力新飞这只中原上空的雄鹰展翅翱翔,特别是能将新飞的广告用语从“新乡•菲利蒲,一片冰心在玉壶”开始,逐渐演绎成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甚至直到退休之后又写出一部全面解读新飞的纪实性文学专著《广告到底》一书,我不能不知足。这辈子,值了!

?
?